现在您正在访问涂鸦智能中国站, 点击此处可切换站点获得您所在区域内容及服务。
首页>行业百科>冠状肺炎激化下的灰色风险:全球化正成为灾难吗?

冠状肺炎激化下的灰色风险:全球化正成为灾难吗?

2020.4.25

2020年3月20日,10天内熔断4次的美股跌至最低点。

其中波音公司(The Boeing Company)的收盘价是95美元,相比半年内高位373.5美元跌去75%。作为跨国企业代表、百年航空制造业巨头,彼时波音市值甚至不足茅台一半。尽管股价暴跌是受到了冠状肺炎疫情影响,但也反映出全球投资者对波音业务缺乏信心。

波音危机源于此前波音737MAX频发的安全事件,以及此次疫情对全球航空业的巨大影响——国际航空业陷入停滞,波音的全球化链条也几近瘫痪。

曾几何时,波音被视为全球化的经典案例。早在上世纪60年代,波音就开启了全球分工,时至今日,波音在全球有1.7万家供应商,涉及250万个工作岗位。

以波音公司生产的787大型客机为例,按照飞机价值计算,波音本身只负责生产大约10%,主要是尾翼部分及最后组装,其余数以万计的零件与机身材料则来自日本、意大利、法国、韩国、墨西哥、南非等全球40余家合作伙伴。

【波音飞机】【波音飞机】

波音公司只是受影响较大的企业之一。过去因为全球化受益越多的企业,这次在疫情中就受创越狠。

受疫情影响,三月份除A股外的全球股市同时暴跌。4月1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称受新冠病毒影响,2020年全球GDP将萎缩3%,造成2.7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面临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据IMF预测,几乎所有国家都将受到这次经济衰退的影响,只有不到10%的国家会保持增长。

而在2009年的经济危机中,即便是在最低谷时期,仍有40%的国家保持了GDP增长。

在惨烈的现实面前,曾经被大部分人认为“天然正确”的全球化遭到质疑,逆全球化浪潮来势汹汹,越来越多的经济参与者发问:全球化正成为灾难吗?

逆全球化:有钱,也买不到本地供应链

从生产资源效率最大化的角度而言,全球化显然是全球财富迅猛增长的引擎。

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到,分工可以获得比较优势,促进专业程度提升,提升市场规模,以实现整体利润最大化。

全球化正践行了这一理论:波音和奔驰将大部分零件外包给全球企业,耐克把运动鞋的生产外包给中国和越南,苹果和三星让大陆和台湾的供应商代工,这些企业自身则专注于产品设计、营销策划和资本运作……过去30年间,上述企业市值增长了数十甚至数百倍。

【亚当·斯密】【亚当·斯密】

但是,全球化就像放大镜,它既能够放大整体效率,也会放大疫情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尤其是在全球确诊人数突破250万关口的当下,逆全球化的浪潮正越滚越大。

首先,由于高度分工,全球产业链上只要一环受影响,整个链条都会受损。因为国际航班大量停航,波音公司被迫关停了在美国的两家飞机组装厂;来自中国、装载有重要零部件的集装箱若无法抵达汉堡港,大众、奔驰的生产线也不得不停工。

其次,全球化加速了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由于人员与商品的跨国流动,想彻底封锁病毒的全球传播几无对策。

另外,严重疫情导致口罩、防护衣、消毒液等抗疫关键物资不敷使用,大量国家无法自给,也无法通过进口满足需求。发达国家在过去数十年中将大量低附加值的制造企业转移海外,主要发展高附加值的金融与服务行业。钱虽然赚得盆满钵满,但在疫情严重时期,有钱也买不回物资。于是近期频频出现德国截留瑞士口罩、美国各州互相抬价竞买外国口罩的新闻。

近日,美国白宫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库德洛呼吁,建议所有在中国的美国企业撤回国内,由美国政府承担“搬家费”。日本政府则推行“改革供应链”项目,提供2435亿日元(约合158亿人民币)项目经费,资助日本在海外的制造企业撤回国内。

这些逆全球化举措,一来是增加国内就业机会,二来也是未雨绸缪,以防日后在类似新冠疫情的灾难中关键物资无法自给。

反病毒,不是反全球化

追根溯源,全球化源于技术进步和资本逐利的天性。全球分工带来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实现生产效率的整体提高,让大量企业从服务一隅的小作坊变成跨国境的全球工厂。

太阳会落下,资本永不眠。经济全球化也意味着风险全球化,资本高速运作的同时,跨政府的协作管理水平却始终跟不上,在应对全球化风险时存在滞后性。该问题已经在此次疫情期间暴露无疑。

越来越多的悲观论调认为此次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将更甚于1929年的大萧条。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认为,这次衰退会给全球带来20万亿美金的经济损失,甚至孕育着更大风险——1929年大萧条如何划上句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了世界秩序的重新划分,以及军事科技的民用化,这才将全球经济从衰退的泥潭中拉了出来。

【1929大萧条】【1929大萧条】

但也有很多观察者认为不必如此悲观,2020年各国政府的治理水平与1929年迥然不同,人民诉求也大不一样,科技进步让大部分人温饱无忧,也就无需诉诸极端手段。

另外,逆全球化尽管来势汹汹,但从更长的时间尺度来看仍然是短期浪潮,是民众生活受疫情影响后的情绪反应,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复苏,全球化仍会是主流——毕竟主导全球化的是资本,而资本不受情绪裹挟。

以海外企业回迁为例,各国政府无法以行政手段强制要求,只能以补贴进行劝诱。

企业回迁成本高昂,补贴也并非无穷无尽。最重要的是,回迁一家工厂容易,回迁完整的供应链极难,一旦脱离有集聚效应的产业生态系统,企业生产成本也会大幅上升,导致竞争力降低。长久来看,资本仍会以最高效的方式在全球范围内流动。

跨国企业正“反哺”全球化

另外,大型跨国企业需要在这场关乎全人类的疫情阻击战中有所表示。过去它们在全球化中受益,如今理应做出贡献。事实上,许多跨国企业已经投入到对抗疫情的战斗中:

电动汽车厂商比亚迪转型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商,日产2000万只,并以100万只/日的速度持续增产;

特斯拉为缓解呼吸机紧缺,直接以Model 3的零件改装生产呼吸机;

苹果和谷歌这对长期竞争对手,也正合作推出一款用于追踪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系统,它将允许用户通过低功耗蓝牙传输健康信息,向接触过感染人群的用户发出警告;

全球化AIoT平台涂鸦智能则推出了一系列诸如智能空净、智能温控门禁、智能摄像头等针对疫情的智能解决方案,并筹集全球医疗产品送至一线,为前线医护提供更好的保护。

除提供抗疫物资外,企业还以发挥本职功能的形式抗击疫情。在病毒影响社会正常运转时,如Zoom、钉钉这类工具级企业让远程办公、教学成为可能,如美团、滴滴这类平台级企业则竭力维持用户在饮食或出行的需求,更有许多其他行业的平台企业未雨绸缪,发挥责任感结合科技创新,力促行业复苏。

譬如涂鸦智能推出了为期一月的全球智能网交会来提振行业,帮助因为疫情导致业务受阻的AIoT企业对接资源。来自全球的制造厂商、品牌商、渠道集成商在线上集结,完成人与人、供与需、技术与商业、场景与生态的集中展示和交流。该活动展出超过2000款尖端智能产品,以及500多种产品解决方案,为低迷的业界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全球智能网交会】【全球智能网交会】

考虑到疫情防控常态化,线下展会迟迟无法举行,涂鸦智能面向品牌和工厂推出电商平台,为全球商户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服务和运营工具,打造一个全球智能B2B的供需对接平台。入驻商户短短5分钟内即可开店,触达来自全球的买家,畅卖产品到全球220个国家和地区。

新秩序中的全球化

历数过去十年,2020年才过一半,似乎已稳坐“最糟糕年份”,往后十年,会有比2020年更糟糕的时刻吗?一切不得而知,但在疫情引发的寰球动荡中,传统秩序正摇摇欲坠。

黑石集团创始人、传奇金融大亨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曾亲历了7次大规模的市场下滑或衰退,横跨近半个世纪而不倒,创办的黑石集团更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私募基金。在评论冠状肺炎对世界的影响时,苏世民认为要保持信心、耐心并重视科技的力量,全球正处于一场人工智能浪潮之中,很多革命性的变革正在发生。

【金融大亨苏世民】【金融大亨苏世民】

无独有偶,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也表示,根据他研究的一系列历史和经济数据,世界正经历完全不同的特殊时期。波诡云谲的局势背后,新秩序正在酝酿。

截至4月22日收盘,波音公司股价已回升至135美元。其实早在形势仍未明朗的3月25日——也就是美股连续熔断4次后的第5天,波音就日内大涨24.3%,说明投资者认为波音在全球化的框架下仍旧是极富价值和前景的企业,它只是需要捱过这场危机,并在新秩序中重整旗鼓。

冠状病毒横扫全球,旧秩序正在崩塌,新秩序有待观望,大国入场角力,企业力求自保。无论如何,逆全球化浪潮的终局都不是脱钩与“孤岛”,而是新秩序下的新一轮全球化。